15.从穴口滴到脚踝

女配是第三味药(nph 作者:一巴掌呼

      云叁的大脑昏沉沉的,还好云四在挠门,巨大的响声让她清醒了。
    一只大狗挠门比起小狗更加可怕,尤其是云四是一只不爱叫的狗。假使是别人在这个屋子里可能会感到非常吓人,门被咚咚咚地敲着,又发出了尖利器具划拉木板的声音,像是门外有一个暴徒。
    但是云叁知道那是她的小狗。她打开手机,发现还有几分钟就到了云四吃晚饭的时间了。
    因为云叁要上晚自习,晚餐时间来不及回家一趟,因此云四顺着她的生物钟,每晚十点才吃饭。云叁有个当代年轻人类的怪病,就是觉得自己耐操,而总担心宠物生病。
    可能云叁是孤独惯了,现在秦先闻支持着她的经济勉强富足,于是她将整个心思都埋在了云四身上,来追求精神上的满足。在云叁心里,跟个室内行走的摩托车似的云四仍然是只脆弱的小狗,不能缺少一顿饭。
    当然,担心云四身体还有一个原因:宠物医院看病太贵了。挂号五十,各种检查药物迭起来,一下子上千了,她要陪多少个秦先闻才能赚回来啊。
    她打开门,就闻见一股子阳光烤在杂花丛的味道,而云四绕着她转了一圈又一圈,而那股气味也越来越浓郁,云四的尾巴像花卷似的蜷起来,贴着她的小腿。
    云叁揉了揉它的脑袋,就被云四绊着脚,一瘸一拐地走到厨房给它配餐。
    云四平日里也是粘人的,只是没今天这么没有距离感。
    她的小腿漫开一种瘙痒感。她的淫水竟然从穴口一直往下滴落到她的脚踝上。
    云叁想起来自己还没穿内裤。
    云四的舌头很长很大,比云叁的肌肤要要粗糙,忽然伸出了舌头舔了一下,完全环住云叁的脚踝。
    云叁抖了一下,有点心虚,蹲下来将食盆放在餐垫上,看着云四发呆,裙子都缩起来,缩在她的大腿上,整个阴户都暴露出来,水淋淋的,只是她没有注意到。
    人类不能沦落为欲望控制的怪物。
    她忽然看见坐着的云四腿根探出来的狗吊。
    妈的,妈的,妈的!
    她开始思考怎么制止完全不对劲的自己,去想完全不合理的事情。要是真做了,可不是人兽这么简单啊,她把云四当亲人养的——这可是乱伦啊。云叁以为自己反胃了,小腹一阵阵翻涌着发热,结果淫水都滴到地板上了。
    她想到的第一个解决方法是将云四阉割了。没办法,人类就是有这种权利。
    她小心地又看了一眼,发现云四好死不死地勃起了,估计是发情了。云四是只很有自我思想的狗,平日里对她很活泼热情,但出门社交的时候碰见别的狗总是很凶,快两年了,从没见过它发情。
    它也不肯在外面上厕所。
    它不肯在外面上厕所!云叁一开始很苦恼,后来发现云四能自己去马桶解决问题,还能按按键冲水,她就不在乎这件事了。她给云四买的狗厕所,它从来没用过,就算晚上睡储物间也都能保持干净。
    她曾经怀疑过云四会自己把拉地上的屎吃了。她问云四的时候,云四用看傻瓜的眼神看她,尾巴都不摇了,跟她保持了距离。
    云叁从此以后知道不能怀疑自己的狗,就算怀疑了也不能让狗发现。
    动物发情会影响食欲,但云四很快就吃完了一盆,反而是云叁不想吃晚饭。她越闻见那股子奇妙的香味,越觉得全身都发着热,好像面前的不是她温顺的狗,而是叶容止那样的男人,在用气味勾引她。
    云四那双幽深的蓝色眼睛倒映出她的样子,云叁觉得自己饿得要发疯了。她的气味也在不断地往外弥漫着,几乎像是要从她的身体里面散去,而她的身体就要成为一具风干的空壳。
    忽然云四动了,咬了一口她的脚踝,往上顺着水迹舔着,一直舔到她的穴口。
    它的头是很大的,能笼罩住云叁的胸口,而那条舌头就跟她的一节小臂似的长,假使挤开阴唇,大概能一下捣进她的子宫。
    ——
    一巴掌呼:忘记问了,大家对于人兽怎么看?一部分人想看可能主线预警或番外,大家都雷就不写吧。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