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一

暴发户(H) 作者:九号球

      番外一喂奶

    李兴龙睡得正熟,突然感觉胸部一阵热涨,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覆盖上去,绕着他的胸肉纠缠不休。

    他嘤咛一声,向上推了一下,想要抗拒这又麻又热的感觉。但是却没推动,对方得寸进尺,厚实的胸肉被人狠狠地噬咬了一口,他吃痛叫了一声,终于醒了过来,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,正好对上陆如许似笑非笑的墨眸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李兴龙还搞不清状况,声音带着刚起床的懵懂,低沉诱人,听得陆如许某个刚抬起来的部位更加地发硬。他动了动腰,滚烫的下腹隔着裤子厮磨李兴龙的私密部位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李兴龙被他磨得发出短促的甜腻呻吟,总算彻底醒了过来。生过孩子过后,雌穴比以往松了些,就这么几下的功夫,就滴出水来,花瓣被淫水滋润,紧张地翕合颤抖。

    “好媳妇……”陆如许抱着李兴龙磨蹭,声线温柔,语调缓慢,带着些许撒娇的意味,一只手紧抓着他饱满的胸部,抓捏揉弄。“喂奶的时间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喂你妈的奶!”李兴龙低低骂了句,看着陆如许伸出粉嫩的舌头舔咬他因为生产变大的乳头,喉间一紧,脸红了起来。他的奶水很足,自从生了孩子之后,陆如许这臭不要脸的就每天缠着他,要吃他的奶水,天天“喂奶”“吃奶”的叫个不停,也不害臊。

    “找你妈喂去!”话是这么说,李兴龙身体却放松了起来,他紧抓住被子的手松了松,上衣被陆如许拉到高处,正好露出一对惹人遐思的胸部。胸部较之以往,更加丰满,但是没有以往结实,触摸之处,柔满丰盈。陆如许将他一对奶子挤在中间揉弄了会,伸出舌头沿着胸部轮廓舔了个遍,直把一对大胸舔得水迹遍布,这才满意地开始逗弄那已微微翘起来的柔软乳头。

    他的舌头在暴露在空气中的挺立乳尖上快速来回掠过,然后舌头勾着乳尖翻卷过来,牙齿与柔软的胸部肌肤接触,毫不留情地噬咬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啊……”李兴龙双手环住陆如许在他胸部上下起伏的头颅,那灵活的舌头逗弄得他不由自主地仰起胸膛,腰部也微微扭动,下腹某个部位悄悄抬了头。“啊……如许……要……嗯……”李兴龙被咬得奶子又疼又爽的,感觉胸部像是个像是个被不断灌入热水的水球,将要到达破灭的临界点。乳尖上热热麻麻的,陆如许的牙齿凶狠地辗压过去,与此同时,另一只手悄悄地拨开他被淫水沾湿的柔嫩花瓣,指头温柔地拨弄开嫩肉,下一刻,却凶狠地朝暖湿的甬道戳刺进去。

    “啊!”李兴龙惊叫一声,脚趾不由自主绷紧。临界点终于被冲破,细微的疼痛过后,奶水渐渐地从胸部沁出来,为空气甜腻的空气添了一丝诱惑的奶香。

    那奶水从顶端缓缓地流了下来,陆如许并没有给他肆意乱窜的机会,大口地吸吮上去,捧着李兴龙丰满的奶子满足地吸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”这感觉委实怪异,也不是第一次被吸了,李兴龙始终习惯不来,下意识地想要推拒,却被陆如许一把将手抓了过来,十指紧扣交缠。

    “媳妇,来尝尝你自己的奶……”陆如许不由分说吻住了李兴龙的双唇。李兴龙只是起初的时候觉出些奶味,后来陆如许的舌头霸道地卷绕过来,他被迫跟随着缠绕吮吸,脑子里就成了一片融烂的浆糊。渐渐地,幽秘处的淫水也越来越汹涌,两人吻得难舍难分,淫水也在穴口泛滥,润湿了陆如许插进里面的指头。

    李兴龙生出些不满足,长腿曲起来,脚掌在柔软的床铺上难耐地磨蹭。

    陆如许把他的小动作看在眼里,在他磨蹭的频率渐渐加快的时候,动作迅速地又将两指插了进风骚的淫穴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李兴龙大幅度地后仰了下,花穴所受的刺激通过唇齿的密切交缠直接传达给陆如许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一吻终于结束,两个人都气喘吁吁。陆如许调整了下呼吸,一只手沾了些喷涌的奶汁,大力地揉弄李兴龙的胸乳,幽穴里的指头却坏心眼地撑起来,动作灵活地在穴道里探索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进……来……”李兴龙被他的手指搅得方寸大乱,穴道一片麻痒,恨不得立刻就拿陆如许那巨根捅一桶。事实上他也是这么做的。李兴龙将脚掌移到陆如许蓄势待发的肿胀部位,轻微施力按压。陆如许还穿着长裤,但是仔细辨认,可以发现下腹那一块已经微微湿了。脚掌触及部位火烫滚热,汹涌叫嚣着发泄的欲望透过脚掌神经传至李兴龙全身,让他因为期待,不自觉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陆如许配合地将硬挺的部位向上挺了挺,李兴龙怀孕的时候,因为顾忌胎儿,两人做得比较少。但是其他发泄方法却是一样不落。李兴龙的脚掌,在那段时间,也是陆如许的好“伴侣”。这一脚让两个人都回忆起过往的旖旎,两个人心照不宣地交换了一个眼神,下一秒,两人开始默契地帮对方褪去衣服。

    越是着急便越是手忙脚乱,李兴龙率先去解陆如许的裤子,但是拉链却卡在一半,那已经上好膛的凶器卡在那里,李兴龙心里着急,索性凑了上去,用牙齿去咬锁链。牙齿刚覆上去,顶上的陆如许突然发出难耐低沉的一声粗喘,李兴龙只感觉视线一片黑暗,等反应过来,陆如许已将他裹在被子里翻了个转,他的裤子已经被陆如许脱了下来,突如其来的翻转让他的姿势变得别扭,他不自觉地在黑暗中调整姿势,腰侧了下,腿微微动作,刚好摩擦到什么光滑的部位。还没怎么反应过来,锁链划过的声音快速响起,下身突然一重,水润潮湿的雌穴被勃发的凶刃凶狠破门而入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如许……”李兴龙抱紧身上的人,依恋地唤他名字。他感觉那巨大的活物辗过他穴内的每一寸,穴肉下意识地收缩紧裹,淫荡的汁水随着抽插越泄越多,每次冲撞都听见水声迸发的“噗滋”声。

    “如许……”他又道,声音带了点情爱时候的魅惑。“我……嗯……要……看着……啊……你……的脸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陆如许将覆在他身上的被褥掀了开去,李兴龙那风骚的奶子一露出来,陆如许又抗拒不住咬了上去。

    性交的腥味和奶水的奶香味交融在一起,让本就热烈的情爱节奏加快。

    李兴龙随着快速的抽插扭动身子,口中的呻吟愈发肆无忌惮。“大鸡巴。”“肏死了。”“好喜欢。”地轮番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他没多久便到达了高潮。陆如许仍在他蜜洞里九浅一深地撞着。他今天一反常态地沉默,平常虽说没有李兴龙这般聒噪,但是也爱“骚媳妇”“好骚”“爽不爽”的问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啊……都……不说话……”李兴龙缩了缩蜜洞。

    陆如许眼也不抬,干脆利落地答他:“忙着干你……”话刚说完,好像要印证他话的真实性一般,抱着李兴龙调转了个姿势,大鸡巴在他体内掉了个转,他扯过李兴龙的双手,将人用力地往自己怀里带,用要将人辗碎在怀里的力度狠狠地在他的甬道里冲撞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李兴龙的脸不易察觉地红了下,他知道陆如许的意思,自从生产过后,因为孩子的关系,做爱的频率大大降低,也难怪陆如许这么欲求不满了。这么想着,李兴龙用双腿环住陆如许的背脊,放松身体接纳他。

    陆如许收到信号,越发卖力,每一下撞击都撞到李兴龙的兴奋点,大肉棒每次从体内抽出的凶狠动作带出飞溅的淫液,画面淫靡不堪。他的每一次冲撞都像点燃引火线,李兴龙感觉身体每个细胞都被他点燃,血液和骨头,肌肉,全都着了火,浑身上下被剧烈地焚烧,无暇顾及其他,只能不断发出近似呜咽的吟哦。

    等到陆如许终于射了出来的时候,他已经浑身疲惫不堪,四肢瘫软,感受陆如许的滚烫的精液一股又一股迸射在他下腹。

    “我爱你……”高潮的时候,陆如许轻吻着李兴龙额头上的汗珠,近似喟叹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李兴龙轻轻应了句,高潮和被告白的满足感让他感觉心暖融融的。想回应陆如许说“我也是”,想了想,突然忆起一件事情——

    “他妈的陆如许你又不戴套内射!”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