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70章 真假主客

生子当如孙仲谋 作者:一念长空

      司马懿在台上,开始了他的表演,也开启了属于他的人生舞台。
    有些人,是天生的王者。
    本来按照孙权的想法,人是需要成长的,历史上再厉害的人,也需要足够多的积淀,才能够变成他“本应该有”的样子。
    可事实上,年少成名的,从来不在少数。霍去病封狼居胥的时候也就二十一二。相比起积淀,有些时候,机会往往更加重要。当足够的才华,遇到足够大的机会,也就一飞冲天了。
    司马懿临危受命,事先没有任何准备,扮演一个他不知道是谁的人,身处一个从来没有到过的环境,面对一群甚至叫不出名字的隐士,司马懿作为“召集者”,表现得可圈可点,竟然没有让人起疑,这已经是相当不得了的成就了。
    要知道,这可不单单只是忽悠而已,真正的面具男虽然没来,但他不可能没有派人过来。能让这些人没有直接跳出来打假,说明司马懿根本就没有留给他们任何能够挑刺的破绽。
    当然了,司马懿真正能够稳住局面,肯定也少不了孙权在台下的帮扶。
    认识孙权的人不少,孙权又没有刻意化妆易容,能跟孙权一起出现的面具男,会是普通人物吗?
    要么,这面具男就是孙权的人;要么,就是面具男得知孙权到来,前去接待,所以来晚了。
    【目前用下来,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,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,超100种音色,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,huanyuanapp.org 换源App】
    孙权在台下跟几个以前打过照面的交流了一下,也算是给现场的人预留了点接受时间,接着,孙权开口打断他原本认为已经坚持不住,实际上还在滔滔不绝的司马懿。
    “诸位,不好意思,我说两句。”
    司马懿顿时止口,伸手示意,
    “吴王殿下请讲。”
    司马懿这么一说,也是给那些不认识孙权的人,点明出了孙权的身份。
    一阵低声喧哗过后。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    孙权咳嗽一声,声音虽轻,但在吵杂的环境中,每个人却都听的非常清晰。不是那种仿佛在人耳边炸开的狮子吼,而是一方战鼓,冬冬两声,哪怕隔得很远,让人的心脏都不自禁的跟随其一阵跳动。
    吴王,孙权!
    一瞬间,全场俱静,也再无人怀疑孙权的身份。
    “可能很多人也猜到了,没错,就是我请大家来的。”孙权缓缓开口,“这里也不乏一些老熟人,以前也在江东干过,后来因为一些分歧离开了,而我从始至终也没有为难过各位,所以,今天大家也不用紧张。”
    话音未落,突然有两柄长剑,一前一后,同时朝孙权刺来。说时迟,那时快,现场的其他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,连刺客二字都还卡在喉咙里。
    被包裹在剑光中的孙权呢,则慢条斯理。没错,在旁边眼里,他的动作很慢,很悠闲,微微侧身,缓缓的抬起双手。但让人意外的是,极快的剑却始终刺不到孙权的脸,那极慢的手偏偏能赶在剑到之前,一前一后,分别两根手指,轻轻一夹。
    快剑从极动变为极静,牢牢定住。
    “好精纯的道家真气。”孙权不禁称赞,“能有此等功力,二位在五斗米教,应该也是护法级别吧?”
    这边,是孙权如抿细茶般的轻赞,那边,则是两位疑似护法大人,憋红了脸都无法把剑从孙权两指之间抽出。其实不仅仅是抽不出来,这剑上仿佛还有一种古怪的吸力,让人光是放手,再利用拳脚等其他手段去重新发起攻击,也做不到。
    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!”
    “哼!”
    “要怪就怪当时不在,不然誓要与圣教共存亡!”
    “正要说起这个话题,两位既然着急,那我就先说好了。”孙权微笑着道,
    “我这次选在这里召开讨逆大会,其实有几个用意。其中之一,此处乃五斗米昔日之圣坛,我准备重新修缮它,没错,我打算重振五斗米教!”
    “胡说!”
    “谁信你的鬼话!”两位五斗米护法当即驳斥。他们当然不相信孙权,不然也不会对孙权下杀手。当初是江东军毁了他们五斗米教,参加这次讨逆大会,就是单纯为了报仇!
    “胡说?”孙权摇了摇头,“两位仔细想想,我举办讨逆大会,针对的是谁?大家应该都心知肚明吧。我孙权坚持大统,有些人做了不应该做的事,我孙权就要反他!就算不说其他,在场都是懂政治的,既然都旗帜鲜明的反了,那他做过的其他一些错事,包括灭五斗米教,包括。
    。”孙权把目光扫过现场慈航静斋相关人士,“灭慈航静斋名士,我自然要站在绝对正义的一方,站在道德制高点,与他一一清算!”
    说着,孙权继续把目光放回两个五斗米护法身上,
    “世人总以为,我孙权是信佛的。没错,我确实在江东大兴土木,修了不少佛塔佛庙。但知道内情的,都清楚,我孙权由慈航静斋史斋主赐下道心,修炼的也是道家正典《长生诀》,可谓是标准的道家人。对佛门友善,主要是出于交情与恩情。再说了,连张角的黄巾,只要不作乱,我都允许他们传教,我又怎么可能容不下你五斗米了?”
    沉默几息,一五斗米护法看着孙权开口,
    “或许你吴王是容得下我五斗米,但有些人可容不下。我还是不相信你真的会对自家兄弟赶尽杀绝。”
    “听其言,观其行。我会做什么,不会做什么,与其去猜测,不如好好看看。”孙权说道,“两位今日之所作所为,放在往常,死十次都不为过。之所以留二位一命,我也是不希望毁了这好不容易举办成功的讨逆大会。五斗米的事,是其中一环,但也仅仅只是其中一环。”
    “两条路。”
    孙权说着,松开双手手指,两个五斗米护法终于恢复自由。
    “一、两位继续向我攻击,不管什么时候,不管什么手段,我成全二位殉教之名。二位死后,我照样会为五斗米平反。”
    “二、两位留下来,成为讨逆联盟中的一员,我会帮忙在汉中重立五斗米道统。不仅如此,汉中以外,凡我江东之地,五斗米皆可自由传教。”
    话落,孙权也不再多说什么,给这两个人足够多的时间考虑。
    正当孙权准备进入下一个话题,准备谈及荆州名士之事时,一位不速之客,意外到来。
    “哈哈,吴王殿下位临汉中,有失远迎,有失远迎啊!”
    来人身形不高,却仪态堂堂,身边跟着多名高手护卫,最关键的是,此人脸戴面具。面具的花纹造型,跟还在台上的司马懿颇为形似。
    司马懿心中一紧,如临大敌,下意识挺起胸膛。显然,正主来了!
    而孙权呢,嘴角上也不禁浮起诡异的笑容。
    有意思,他之所以反客为主,就因为事先三思幻境模拟,发现正主没来。那么现在,显然是孙权的行为,导致对方临时改变了主意。
    已经多少年了,孙权没遇到过应对这么快的敌人!

- 肉肉屋 https://www.rourouwu.co